第二書包網 | 返回本書目錄 | 加入書簽 | 我的書架 | 我的書簽 | TXT全本下載

[還珠]皇后萬福-第13部分

到她開始,她就一直倒霉!當初就不該救活她,早知道是這樣,當初在延熹宮養病的時候,就該下點藥送她一程!
臘梅蹲下,一只手放在令妃的腿上,“娘娘!”
令妃這才算是收回心神,掩下她那猙獰的面孔,“臘梅,現在該怎么辦?”
臘梅是令妃身邊的“軍師”,從令妃還是宮女的時候,兩人就是好姐妹,令妃能有今日,靠的就是臘梅的手段!如果不是臘梅長相普通,今日的令妃說不定就是梅妃了!
一般不管遇到什么問題,臘梅都會有辦法化險為夷!這次皇后得寵,她們一直沒有找到根源所在,所以一直處于被動挨打的局面,現在既然知道根源所在了,定能給予反擊!
臘梅嘴角勾起一絲邪惡的笑,“娘娘怕什么?皇上若真的查起來,這事,不止延熹宮知道,皇后知道,純貴妃知道,舒妃知道,甚至剛升上來的穎妃都知道,法不責眾,又待如何?還珠格格總是大呼小叫,大家都知道,卻不敢說,又有什么好稀奇的呢?”
……
景繡此時此刻正坐在乾隆身邊,微笑著看著下面的人,雍容華貴,落落大方!
看到角落里,一個宮女沖容嬤嬤打了個手勢,她的笑容放大,輕輕的端起酒杯,于虛空之中敬了令妃一杯!
令妃,謝謝你,沒有你,我還真不知道萬一事情捅出來,我該怎么跟皇上解釋,我如何知道一切!五阿哥,還真是一枚聽話的好棋子呢!
第四十二章真相大白
一場晚宴,巴勒奔清楚的看到乾隆和皇后之間的那種默契,再看到五阿哥遲到時乾隆難看的臉色,更加斷定,這個清宮沒他想得那么簡單!于是,晚宴結束之后,他就到了養心殿!
“皇帝陛下,巴勒奔是粗人,我就有什么說什么了!之前塞婭那丫頭說……”
乾隆一聽這話,心驚不已,把塞婭那丫頭嫁給永璂,乾隆只要想想就覺得直打冷顫,于是,趕緊打斷他的話說:“土司千萬不要這么說,小孩子說的話,朕怎么會放在心上呢!朕已經吩咐下面的人了,明天讓我們大清的勇士和西藏比試比試,塞婭公主不是最喜歡勇士嗎?到時候說不定能遇到好的!”
話說到這個份上,也算是給了巴勒奔充足的面子,巴勒奔不傻,自然懂得見好就收,于是慌忙樂呵呵的答應!
乾隆這才算松了一口氣,要是巴勒奔開口,說不得他還真得同意,若是永璂那孩子知道了,還不得氣死了!別說永璂,就算是皇后,怕是也要惱了!好在他機警,趕緊把巴勒奔的話給堵了回去,否則的話,就真難看了!
興沖沖的想要去坤寧宮炫耀,突然想起還有很重要的事情,“高無庸!”
高無庸忙上前一步,“是,萬歲爺!”
“把西藏一妻多夫的制度秘密透露給八旗子弟,不要掀起軒然大波!然后傳旨讓幾位阿哥這幾天都低調一點,并且,保密!”說到這里,乾隆嘴角勾起一絲怪異的笑容,“福家除外!”
高無庸的身體僵硬了一下,雖然他不明白皇上為什么要陰福家,但是本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原則,沒有多嘴去問什么!
接著,乾隆便興沖沖的去了坤寧宮,神神秘秘的問,“景嫻,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景繡倒是愣住了,不明白乾隆又在抽什么風,“什么……什么日子?”
乾隆樂了,一副“我就是不說”的樣子,在那里慢慢的吊景繡的胃口!剛開始的時候,景繡自然追問,追問得久了,干脆也不問了,學著乾隆的樣子,自顧自的喝起茶來了!
乾隆見景繡這樣,反而拿不起喬了,于是瞪了景繡一眼,“你這個女人,真真是讓人一點辦法都沒有!”
景繡裝模作樣的嘆了一口氣,“臣妾算是明白了,皇上您想說的時候呢,臣妾不問,您也會說,可是如果皇上不想說,臣妾再怎么問也是白費心機,所以,干脆不煩皇上了!”
乾隆見景繡說的一本正經,給氣得哭笑不得,他算是明白了,對于這個皇后,他是一點辦法都沒有,于是很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今天是永璂的生辰,你是不是給忘了?”
一句話,驚得景繡不小心嗆到了自己,劇烈的咳嗽了起來!
乾隆一邊拍景繡的背部,一邊說:“不用著急,你這段時間忙得厲害,忘了也是很正常的事,永璂那么懂事,不會真生氣的!”
景繡覺得好些之后,忍不住亂沒形象的白了乾隆一眼,“臣妾可以毫不客氣的說,臣妾是個好額娘,不會忘記那么重要的事情!我今天雖然沒有時間給永璂慶祝,卻讓蘭馨在阿哥所給永璂一個大大的驚喜!”
乾隆有些訕訕的,收回手,嘀咕了一句,“景嫻這意思就是說,朕不是個好阿瑪?”
“不敢!皇上能想起永璂的生辰,已經很不容易了!”
景繡見乾隆臉色有些不好,想著他之前的樣子也挺可愛的,也不忍心讓他太難堪了,于是主動提議,“雖然臣妾給了永璂驚喜,但是,還是想去看看,可惜,這個時候,臣妾也不方便去阿哥所,所以……”
景繡看著乾隆,用飽含希望的目光看著乾隆!
乾隆心里無比滿足,立刻就來了精神,“朕帶你去阿哥所看看!”
“謝謝皇上!”景繡跳起來,想個小孩子一樣的笑!
乾隆見景繡這樣,心情也跟著開心起來,兩人相攜來到了阿哥所,還沒進門就聽到里面吵吵鬧鬧,乾隆再次阻止通報,與景繡一前一后進了里面!
剛一進門,就感到濃濃的喜悅氣氛撲面而來,八阿哥永璇,十一阿哥永瑆,四格格和嘉,蘭馨幾個人圍在永璂身邊,多隆一個人坐在一旁微笑的看著眾人,可謂是其樂融融!
待眾人注意到門口的乾隆和景繡時,都愣住了,好半天才想起請安的事來!
“兒臣/奴才恭請皇阿瑪/皇上圣安,恭請皇額娘/皇后娘娘金安!”
看著眾人慌亂的樣子,乾隆笑了笑,揮揮手道:“都免禮!別因為朕和皇后來了,你們就放不開了,那樣朕還不如不來呢!”
景繡看看向永璂,發覺他情緒很好,就微微沖他一笑,然后看看蘭馨,無聲的問他事情辦的怎么樣!
永璂很默契的點了點頭!
景繡見蘭馨今天格外的文靜,再看看多隆,再不多說什么!
乾隆倒是想跟這些孩子玩在一塊,可是他的身份在那放著,誰敢跟他嬉鬧?大家只是圍著景繡鬧,乾隆雖然不能參與,看著也很開心!于是,說了一會兒話,乾隆賞賜了一些東西,就帶著景繡離開了!
雖然這樣,但是乾隆還是很開心,就像他以前特準淑芳齋沒大沒小,沒上沒下一樣,他很喜歡這樣的熱鬧!
……
第二天,所有的人,包括正在禁足中的令妃都出席了這場比試(本來是沒令妃什么事的,可是太后發話了,乾隆也不能說什么)。
景繡看到小燕子和塞婭兩個人大吵大鬧,一個勁兒的叫,恨不得堵上自己的耳朵才好,偏偏乾隆看了也不生氣,反而和巴勒奔在一起討論得熱淚!
極度無聊的景繡發現,老佛爺終于有一次是和她站在統一戰線上了,老佛爺看到小燕子那樣,臉色鐵青,緊緊地絞著手中的帕子,那架勢,恨不能上去把小燕子給扯下來才好!
所有的事情就好像瓊瑤奶奶書中所寫的那樣,“風流儒雅”很輕易的大敗了塞婭,而塞婭也對福爾康表示了好感!乾隆看到這一幕,心情巨好,笑得眼睛都快看不見了!
之后,乾隆果然派五阿哥并福家兄弟帶塞婭公主到京城各處游玩,讓她見識一下大清的風土人情!
景繡看著一切如同書中描寫的一般進行,心里有些不確定,不知道接下來的事情是不是會有變化,雖然說準備好了一切,但是乾隆那么腦抽,還是有些擔心!但是只是小燕子一個人亂吼,已經夠讓人難堪的了!
隨著時間的流逝,最后該來的一切還是來了,小燕子與塞婭大打出手,唯一的區別就是紫薇不曾到場,不曾說什么“蒲草韌如絲,磐石是不是無轉移”的鬼話。
原來,五阿哥因為福爾泰的事,心里惱了福家,于是便真的按照皇上說的那樣,沒有通知福家兄弟不可上臺比武的事!看到福爾康上場,他還覺得有一種報復后的快感,可是后來才想起來,福爾康是紫薇喜歡的人,如果沒有他,紫薇定然不會站在他們這邊!后來轉念一想,或許這正是逼迫紫薇跟他們站在一處最好的理由!
他著急的把這一切告訴了紫薇,希望紫薇能為了福爾康把一切都說出來,雖然時機不是很好,但是如果錯過了這個時機,以后怕是再也沒有機會了!
不曾想,小燕子聽到了這些,再也坐不住,也不管時機對不對,直接就沖出來,一方面真是逼急了,另一方面也是讓紫薇看看,盡管紫薇不把她當好姐妹,她也還是一樣那么關心紫薇!
卻不知道紫薇看到她離開的背影,恨不能殺了這個禍頭子,只可惜,她沒那個本事,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辛辛苦苦隱瞞的秘密就這么被公開出來!
乾隆登時大怒,巴勒奔也是極有眼力見的,趕緊帶著自己的人離開,把地方留給了乾隆!
“皇上!這種混淆皇室血統的大事,不能再草草了事,隨就她們胡說八道了!夏雨荷到底有幾個女兒?怎么人人都來自大明湖?如果不把她們兩個送宗人府調查清楚,如何堵住這悠悠之口?”
景繡挑了挑眉毛,這句不是她的臺詞嗎?怎么她不說,讓太后給說出來了?還說得這么氣勢凌人的!
御書房內,一次“家審”開場!
太后和景繡非別坐在乾隆兩旁,其他人按照自己的身份落座的落座,站立的站立!
景繡看著下面淚如雨下的小燕子,是誰說她不會說話的?這不是說的聽清楚嗎?從她如何遇到紫薇,如何幫助,再到如何進宮,稀里糊涂成為格格之后的心態變化,清晰得不得了!看來,她以前那稀里糊涂的樣子,歪解的成語,不過就是為了逗乾隆一樂,她才不傻呢!誰當她傻,誰才是傻子呢!
“其實,我跟每一個人說過,也跟皇阿瑪說過,我不是格格,但是,沒有人要相信我,大家都警告我,如果再說不是格格,就要砍我的腦袋!就這佯,我嚇得不敢說,左拖右拖,就拖到今天這種狀況了!”
臨了,小燕子還不忘說句總結性的話!
“紫薇,是這樣嗎?”乾隆看向柔柔弱弱的紫薇。
紫薇磕了個頭,“是!小燕子說的屬實!”
乾隆憤怒的拍案而起,“沒用的東西,你就這么進宮給人當了奴才,還當的心甘情愿!”
不同于眾人的瑟瑟發抖,紫薇卻一點也不害怕,面色不改,“是!紫薇就這么進宮給人當了奴才,可是卻不是心甘情愿的!”
紫薇一句話,嚇壞了所有的人,特別是福倫一家、小燕子還有永琪,他們都不可置信的看著紫薇,“紫薇,你……你在說什么呀?”
紫薇抬頭看著乾隆,“娘死了,我以為,只要找到我爹,我就可以向以前一樣無憂無慮的活著,我甚至不知道‘皇上’兩個字意味著什么,也不知道什么是‘格格’!從濟南到京城這一路,雖然艱難,但是因為有金鎖相伴,也沒受什么苦,所以我還是那個養在深閨,什么都不懂的大小姐!第一次見到小燕子,看到她飛來飛去,好像神仙一樣,又救我于水火,拿回了我的信物,我就全心全意的信任了她,把所有的故事都告訴了她!她幫我出主意,我是那么的感激她,可是最后,我爹卻變成她的爹!我追著祭天的隊伍跑,想要問她為什么要這么對我,卻被侍衛打成重傷……”
太后十分了解自己的兒子,看到乾隆有感動且松動的跡象,忙打斷紫薇的話,“這些,我們都知道了,不需要你再重復一遍了!說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!哀家只問你一句,小燕子是假格格的事,究竟有多少人知道?”
“回老佛爺的話,福家的人知道!”
于是,福倫那一家子又開始了那一番什么“欺君”既是“愛君”的言論!
老佛爺擺擺手,制止福家的人再說下去,“這些我們都知道,否則的話,你也進不了宮!還有呢?還有沒有別人知道?”
紫薇冷笑一下,她不是傻子,這段時間太后針對皇后的事,她看得一清二楚,進宮以來,綜合比起來,數皇后對她最好,再加上蘭馨的關系,紫薇是絕對不可能把皇后供出來的。
“我只跟福家的人說過!”
老佛爺卻不怎么相信,但是看紫薇那樣,就知道什么也問不出來了,于是怒道:“皇上,哀家看今天就算是問也問不出什么來了,不如把他們交給宗人府來查辦,免得再冒出來個假格格!”
乾隆非常生氣,但是更多的是痛心,自己的兒子、女兒、臣子都聯合起來欺騙他,這讓他如何不痛心,不難過呢?看到太后義憤填膺的模樣,無力的揮手,“帶下去!”
“皇上!您要想明白啊!福倫一家,是您鐘愛的臣子,爾康更是西藏土司選中的駙馬,您不要因為一時生氣,讓親者痛,仇者快呀!”令妃見狀,也顧不得自己應該閉嘴,趕緊提醒道。福家對她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,因為出身不好,她在朝堂上根本沒有一個能說得上話的人,好不容易有了個福倫表姐夫,她一定不能放開手,不然的話,就算她以后生了兒子,也斗不過十二阿哥!畢竟,十二阿哥的出身實在是太好了!
“夠了!若不是你說小燕子鼻子、眼睛、嘴巴都跟朕長得像,跟朕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,朕怎么也不會那么輕易的認了小燕子!怎么?你現在告訴朕,小燕子哪里跟朕長得像?”
乾隆這聲大吼,吼得令妃再不敢多說什么!
太后隨即扶住顫巍巍將要倒下的乾隆,“皇帝!這件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,哀家一定要查清楚,看看這個皇宮里究竟有多少人跟小燕子他們串通一氣,絕不放過任何一個!”
太后說這話,目標所指的自然是皇后!
但是乾隆聽了這話,卻把懷疑的目光鎖定了令妃,“皇額娘,兒子不孝,還要您老人家為兒子操心,您現在什么都別管了,先回慈寧宮休息吧!讓兒子喘口氣,明天,再好好處理這件事情!”
太后為了不讓皇后有機可乘,直接開口,“大家都散了吧,讓皇上好好安靜一下!”
景繡本來還想趁機和乾隆說點什么,可是太后都這么說了,她也只能跟著走了,只能在臨出門的時候給乾隆一個擔心的眼神,希望他能看到!
而乾隆果然也沒有讓景繡失望,就在景繡等到下半夜,等得心焦,想要放棄的時候,乾隆來了……
乾隆扶起景繡,“景嫻也沒睡?”
景繡搖頭,“臣妾睡不著!”
乾隆拉著景繡坐在床/上,“景嫻,朕覺得好累!”
景繡歪著頭,枕著乾隆的肩頭,“我知道,對不起,真的對不起!”
乾隆愣住了,雙手緊緊的抓著景繡的肩膀,逼著景繡直視他,“你說什么?為什么說對不起?難道……你知道……你知道小燕子的事!”
景繡掉了一滴清淚,有些不敢看乾隆的眼睛,“對不起!”
乾隆憤怒的甩開景繡,怒吼道:“原來你也知道,只有朕一個人不知道!把朕當傻子耍著玩,有意思嗎?”
景繡慌忙拽住乾隆的衣袖,“皇上,臣妾從來沒有那么想過!如果不是知道紫薇是您的親生女兒,臣妾怎么會對她那么好,怎么會委曲求全,又怎么會提出認義女的提議?臣妾就是怕真相揭開了,您會受不了啊!”
“夠了,你們都來跟朕談動機!好像你們每個人的動機都是好的,都是沒錯的,都是情有可原的!但是……卻把朕陷進這樣的困境里……”
“對不起,臣妾沒想到會弄到這一步!”說到這里凄然一笑,“不過,臣妾不后悔,紫薇寧可不要自己的身份,也不愿意您顏面掃地,更何況臣妾呢?若不是福家……紫薇怕是早就回濟南了……”
“沒想到,還一個沒想到!你們的話,朕一句也不要相信了!”乾隆冷哼一聲,用力將景繡手中的衣衫拽出來,抬腳就走!
景繡怔怔的看著自己的空蕩蕩的雙手,待乾隆走到門口,才突然用盡全身力氣的說了一句,“皇上,您的心那么的高高在上,竟然不習慣人間最平凡的感情了嗎?”
景繡明顯的看到了乾隆的身體僵硬了一下,腳步停頓了一下,最后還是踏出了房門!
原本還表情凄涼的景繡見乾隆走了,緩緩的起身,很隨意的擦了擦自己眼淚,活動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肌肉!
借用紫薇那句經典的臺詞,景繡也是沒辦法,誰讓原著里乾隆就特別哈那一句呢!
第四十三章峰回路轉
乾隆喝退身邊的人,自己一個人走在陰冷的石子路上,冰涼的夜風迎面吹著,才能讓他覺得昏漲漲的腦子清醒一點!
高無庸遠遠的在乾隆身后跟著,大氣也不敢出一下!乾隆心情不好,他是知道的,本以為皇帝去了坤寧宮,心情會好起來,誰知道乾隆此刻似乎比去之前更生氣了!
沒錯,乾隆現在更生氣了!
因為他覺得自己被欺騙了,被利用了,紫薇和小燕子,一個柔情似水,一個天真可愛,可是,他們卻聯合起來欺騙了,還利用了他對她們兩個的感情!
如果僅僅只是這些,從他決定去坤寧宮的那一刻起,他的氣就消失得差不多!去坤寧宮,只是想和皇后說說紫薇的事,沒想到……
紫薇說她不是自愿的,而福爾康也說了那么一句,“我們原可以殺了紫薇,保存這個永久的秘密,我們也可以把紫薇送到天邊去,讓她永遠接觸不到皇上”,福家的人若是沒有動過這個念頭,福爾康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。
或許紫薇所謂的不情愿就是因為知道他們有這樣的念頭,所以才被迫進宮給小燕子當了宮女。
再加上小燕子一直說紫薇和福爾康生死相許,福家的目的,不言而喻,那就是尚主,抬旗!心里越想著,對福家的怨氣越大!
這么想著,就想把紫薇給放出來,不管怎么說,那畢竟是他的骨血。
可是當他知道假格格的事,皇后一早就知道的時候,他整個人像被怒火點燃了!他是皇帝,不管什么事,都應該在他的掌控之中,可是這次,所有的人都清楚明白,就他一個人糊涂著,所有的人都看他的笑話,看著他把一個贗品當成心頭肉來寵愛著,卻一言不發!
特別是皇后,他一直認為皇后是沒有心機的,他一眼就能看穿的,跟她在一起,他不用用任何心思,只要一眼就能看穿,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女子,將他蒙在鼓里那么久,卻好像沒事人一樣……
他覺得自己看錯人了,不禁懷疑自己身邊還有什么人是可信的!
乾隆就這么游蕩著,好似孤魂!
高無庸急得直想跳腳,卻不知道該怎么辦,如果連皇后都勸不了皇上,那還有什么人能勸得住皇上呢?令妃嗎?要去請她來嗎?從皇上最近對令妃的態度來看,令妃根本沒那個本事!萬一這事捅出去,惹怒皇上可不是鬧著玩的!
最后,他急中生智,總算是想到另外一個人了——老佛爺!
因為小燕子和紫薇的事實在太過驚心動魄,老佛爺也一直沒有休息,尤其是當她知道整個后宮,幾乎所有人都知道小燕子是假格格的事之后,更是沒辦法休息!本想借此機會懲治皇后,看來是不能了!
直到小太監稟告說皇帝心情不好,到處游蕩,她才慌慌張張的趕過去……
“皇帝!”太后別的話不說,只喚一聲皇上,然后就死死的盯著乾隆的眼睛!
乾隆看著太后,他的額娘,目光中滿滿的都是擔憂,不禁覺得自己實在是太不孝了,竟然讓自己的母親擔心成這樣,低聲的喚了一句,“皇額娘!”
太后將乾隆攬在自己的懷中,“弘歷!你要好好的,知道嗎?你是皇額娘的一切啊!”
乾隆只覺得自己總算是找到了安慰,心里是有的負面一起發泄出來,“皇額娘,兒子不孝!”
“不關你的事!是皇額娘不好,當初……”太后說到這里,停頓了一下,偷偷的觀察乾隆的臉色,“當初就不該逼著你立了這么個沒能耐的的皇后!”
乾隆的身體僵硬了一下,心里有些不怎么贊同,在他看來,皇后整體還是很不錯的,可是一想到皇后的欺騙,為皇后說話的心思立刻就消失了!
太后見乾隆沒說話,心想,烏拉那拉·景嫻也沒她想象中的那么得寵!
“哀家本以為她是個極好的,可是你看看這后宮,烏煙瘴氣的!哀家不差還好,一查之下才發現,這后宮各個主子都知道小燕子是假格格的事,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掌管這后宮的……”
乾隆愣住了,“各個主子都知道小燕子是假格格”的事,原來事這樣!
“皇后她實在太無能了!哀家看她根本沒有本事握住那個鳳印!”
乾隆還是不說話,只是怔怔的,好像在聽,又好像什么都沒有聽到!
在太后的安慰之下,乾隆暈暈乎乎的跟著太后去了慈寧宮,并且在慈寧宮休息了一晚!沒有人知道那一夜乾隆心里在想些什么,甚至乾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,腦子里一片空白,愣愣的躺在床上,看著天花板……
第二天,乾隆如常上早朝,只是上早朝之前,下旨說,皇后身體不舒服,需要靜養,命所有的人都不得打擾,然后,把皇后手中的鳳印收回,交由太后暫為處理后宮事物!
接到這個圣旨的時候,景繡如釋重負,她連環計的最后一個效用,發生了!
其實太后做那么多事,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鳳印在她的手中,她又得寵,權力過度集中,讓她不舒服了,憂心了!現在,她沒有鳳印了,太后應該就能放心了吧!
容嬤嬤很是擔憂的看著景繡,看到她一副優哉游哉的樣子,不由得笑了笑,放開心懷!她老了,皇后也長大了,不用她再操心了,現在的局面看著兇險,但是看她那胸有成竹的模樣,容嬤嬤也就不操心了,左右不會比以前更差了!
容嬤嬤自然不會知道,景繡之所以這樣胸有成竹,是因為她是個先知,她知道將來的事情!
接下來的日子,景繡很低調,非常非常的低調!不僅僅是她,一再的禁足和大起大落之下,坤寧宮的下人也都淡定了,左右他們這個主子最擅長的就是于一瞬間扭轉乾坤!
……
沒兩天,乾隆總算下定決心,不能為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的女兒,于是,決定去宗人府親自釋放紫薇,沒想到一進去看到的就是滿地狼藉,原來,五阿哥永琪并福家兄弟假傳圣旨,把人給救了出去!乾隆震怒,要把他們都抓回來治罪!
在接下來的一切非常戲劇化,先是紫薇說服所有的人回來,再就是紫薇的幾句話,感動了乾隆,然后紫薇昏倒了,唯一不同的是,乾隆沒有把她抱回淑芳齋,而是抱到坤寧宮來!
景繡看到紫薇的一身的傷,不禁打了個冷顫,這算是怎么回事,劇情大神的力量嗎?她明明知會那個姓梁的了,不許他對紫薇和金鎖下手,怎么還會變成這樣?
若說乾隆為什么把人抱回坤寧宮,就要從皇上親臨宗人府說起了!
在宗人府里,乾隆看到了幾張供認狀,可笑的是,供認狀中居然直指皇后!說這一切都是皇后做的,是皇后的陰謀,說皇后要紫薇借機刺殺他,最后把責任都推給令妃和福家!
看得乾隆不由得冷笑不已,若說皇后想借此爭寵,乾隆或許會相信,但是說皇后有害他的心,他絕對不相信,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,當初假刺客事件的時候,皇后就不會擋在他的身前(因為安排假刺客的事皇后跟乾隆生了氣,乾隆怕太后回來訓斥他,為了省事,就下了緘口令,不許任何人提起,所以,太后并不知曉)!
開始的時候,他以為是令妃想要陷害皇后,甚至一度想要去質問令妃,但是很快,粘桿處就傳來了不一樣的消息,原來這一切竟然是他的額娘,當朝太后所為!
太后要對付小燕子和紫薇,還可以說是關心他這個兒子,可是她為什么要對付皇后!
在想起從太后來,事事句句都針對皇后,乾隆不由得心寒了,原來只要是他喜歡的,他的皇額娘必定是打壓的,以前的孝賢皇后是,慧賢也是,現在又輪到景嫻了!
乾隆不明白太后為什么要這樣,可是想想太后以前對令妃也是一萬個不滿意,現在卻對她那么好;她以前對皇后那么好,現在卻是一千個一萬個不滿意。人,還是那個人,唯一的區別就是以前他寵愛令妃,現在她寵愛皇后,僅此而已!
乾隆閉上眼睛,眼前一再浮現和皇后的點點滴滴,想她凄然落淚的模樣,想她單純可愛的笑容,想她耍詐時的狡黠,想她美麗的容顏,想她……
原來,不知不覺之中,他已經和皇后那么多的過去了!原來,那一點一滴就深深的刻入了他的腦海!尤其是那天,他離開坤寧宮事,皇后緊張擔憂,最后慢慢絕望的眼神,只要他閉上眼睛,就立刻回浮現在眼前,揮也揮不走……
“讓我靠一下,好不好?就一下!”
“對不起,我真的很想做個好妻子,很想很想。可是,我太笨了,總是做不好。”
“如果不是知道紫薇是您的親生女兒,臣妾怎么會對她那么好,怎么會委曲求全,又怎么會提出認義女的提議?臣妾就是怕真相揭開了,您會受不了啊!”
“臣妾不后悔,紫薇寧可不要自己的身份,也不愿意您顏面掃地,更何況臣妾呢?”
……
乾隆耳邊不停的回響起景繡以前說過的話,心中對皇后的埋怨,漸漸的被心疼所代替,并且一點一點的蔓延開來……
他緊緊的握住手中的那張供認狀,最后憤恨的撕碎,孝賢慧賢都已經不在了,現在景嫻是她最重要的人,不管是誰,誰也別想傷害她,他一定會保護好她,一定!
所以,看到紫薇昏倒之后,乾隆的第一反應便是把紫薇帶到了坤寧宮,一方面,坤寧宮確實挺近的,另一方面,也是讓所有的人都看清楚,不管怎么樣,皇后都是他最愛的,最得圣寵的女子!
景繡和乾隆對視一眼,什么話都沒說,只是笑了笑,乾隆只覺得景繡實在是太善解人意了,知道他這么來了不免尷尬,所以什么都不提!心下雖然后悔一氣之下繳了景繡的鳳印,一時卻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彌補,只能尷尬的笑了笑!
景繡把紫薇安頓好,命人給她上了藥,才算放心走出來!
果然,乾隆還沒有走!
她親自倒了一杯茶,“皇上!”
乾隆接過,有些局促不安,輕輕的抿了抿,“好茶!”
景繡“噗嗤”一聲笑了起來!
乾隆沒來由的也跟著露出了幾絲笑容,“笑什么?”
“只是白開水而已,皇上怎么品出是好茶來了?”景繡挑了挑眉毛,得意的看著乾隆!
乾隆打開一看,果然,只是白水,哭笑不得的看著景繡,“你竟然拿白開水來敷衍朕?”
景繡挑了挑眉毛,有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“臣妾也是端過去的時候才想起來的!這段時間睡眠不好,喝茶就更睡不著了,所以坤寧宮就沒準備茶水,臣妾一時給忘了……”
乾隆暗暗嘆氣,睡不好,原來她也一樣睡不好!仔細想想也是,自己那樣走掉,她能睡得好才怪!
這么想著,乾隆便上前一步,將景繡攬在懷中,卻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,只知道,他一定要保護她,保護她那樣的笑容!除了他,再也沒有別人能保護她了!因為,對手是那么的強大的所在!
“皇上,您預備怎么處置紫薇?”景繡小心翼翼的開口。
乾隆突然有些想笑,這個時候還想著別人,“你不問問朕預備怎么處置你嗎?”
景繡的身體僵硬了一下,卻沒有說話,只是……
乾隆覺得自己的肩頭好像濕了,他放開景繡,才發覺她竟然在無聲的掉眼淚,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,趕緊慌里慌張的替景繡擦眼淚,“朕逗你的,不要傷心了,朕不會對你怎么樣的……”
景繡有些不確定的看著乾隆,怯怯的開口,“真……真的嗎?”
乾隆點了點頭,隨即板著臉,一本正經的說:“但是,有一點,你要記住,以后不許騙朕了!”
景繡小心的看向別處,“善……善意的,也不行嗎?”
乾隆笑了笑,是呀,那只是一個善意的謊言,他,確實是小題大做了一點,不該對她那么兇!
“善意的也不行!朕是男人,承受能力沒你想的那么差,沒多少事是能打倒朕的!很不巧,你的欺騙,恰好就是其中之一!”
景繡堅定的點了點頭,“不會了,以后臣妾絕對不會再欺瞞皇上了!”
兩人對視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不一會兒,有人稟告說:“紫薇姑娘醒了!”
景繡便和乾隆一起,親自去看紫薇,在只有三人的情況下,乾隆低聲問,“紫薇,你是不是真的和福爾康生死相許了?”
紫薇有些恍惚,說心里話,看到的福爾康不顧一切的來劫獄,她有那么一霎那真的感動了!
乾隆一看紫薇這樣就來氣,愛新覺羅家的女兒,怎么可以這么沒出息,扭扭捏捏的,要不是她身上流著愛新覺羅家的血,他真不想管她了!
“若你認在皇后名下,你就是和碩格格,身份高貴,福爾康配你不得,但是,朕會為你找一個身份高貴的駙馬,絕不會委屈了你!如果,你要嫁給福爾康,那你就不能是格格,不過,看在你身上流著朕的血的份上,朕會讓你做福爾康的妻子!你選一個吧!”
紫薇怔怔的看著乾隆,所有的伶牙俐齒都不見了,乾隆憤怒的拉起景繡,“我們走,讓她慢慢的想好了!”
對于紫薇的猶豫,景繡也有些不高興,但是想到紫薇之前受折磨的時候,是福爾康救了她,也就沒說什么!
走出房間,乾隆就忍不住怒斥了一句,“福家當真可恨,他以為這樣,朕就拿他們沒辦法了嗎?”
景繡有些不解的看著乾隆,好像不明白乾隆會說這么一句!
乾隆見景繡這樣,覺得很可愛,撥了撥景繡額前的碎發,“不跟你說了,說了你也不懂!朕先回去批閱奏折,晚上到坤寧宮安置!你試試看,能不能勸服紫薇,畢竟是朕的女兒……”
景繡點了點頭,嘴角勾起一絲隱秘的笑容,她不懂?或許吧!她確實不懂乾隆的心思,但她知道,福家要倒霉了!
關于紫薇受傷的事,景繡以為她知會了姓梁的那廝,那家伙就不會對紫薇怎么樣,可是她卻忘了,還有一個太后!太后是非要問出點什么來的,于是她所謂的知會,一點用都沒有!紫薇還是受了刑!
但是,她在紫薇身上花費了那么多的心血,要是最后紫薇還跟原著里一樣惹事,她豈不成了搬起石頭,砸自己的腳?于是她對容嬤嬤說了這么一句,“嬤嬤,想辦法,偷偷的把西藏一妻多夫習俗告知福爾泰!”
福爾康,不知道,在沒有福爾泰幫你頂缸的情況下,你還能不能全身而退呢!
第四十四章塞婭示好爾泰抓狂
“娘娘,塞婭公主求見!”
景繡聽到這句還沒什么反應,永璂卻臉色急變,慌忙站起來,“皇額娘,兒臣告退!”
“你到哪里去?現在塞婭在門口,你出去了,豈不是要跟她撞頭了?”
景繡含笑看著永璂,不過幾個月的功夫,永璂身上已經沒了她初見時的小包子的可愛模樣。現在看著雖好,但是一點都不可愛了,一本正經的,想要逗他一下都不能,如今讓她逮到機會,可不能這么輕易的放過。小孩子嘛,還是多笑笑,面部表情豐富一點才惹人疼,她可不想養出個面癱兒子!
永璂果然紅了臉,很不贊同的看著景繡,一副你欺負我的樣子,但是后來悲哀的發現,不知道是他的眼神穿透力不夠,還是他的額娘承受能力太好了,總而言之,她完全當看不見!
于是,永璂耐下性子解釋,“兒臣想要回避一下!”
景繡搖頭,“我大清堂堂十二阿哥,哪里有躲一個西藏公主的道理?而且,塞婭公主既然來了,多半是知道永璂你在這里,所以來堵人的,你回避了,皇額娘要怎么解釋了?”
景繡心里清楚,乾隆絕不會讓他的皇子娶塞婭!因為那意味著西藏會支持他的兒子,而不是他!臥榻之旁豈容他人鼾睡,所以,他絕對不會讓那樣的事情發生!只可惜,永璂畢竟還太小,還不明白這個道理,只知道塞婭喜歡他,而他不想娶,為了以防萬一,就對她處處回避!
說完這些,景繡也不管永璂在想什么,直接吩咐道:“請塞婭公主進來!”
若是以前,景繡對這個塞婭公主一點興趣也沒有,可是現在不一樣了,她發覺瓊瑤奶奶小說里,很多事情都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!太后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!
如果太后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,那塞婭呢?她是西藏的下一任土司,如果真的是像小燕子那樣單純嬌蠻的姑娘,巴勒奔又怎么會把土司之位傳給她呢?就算巴勒奔也腦抽了,下面的人又怎么會服氣呢?下面的人不服,塞婭又怎么能坐穩那個土司之位?
所以,她猜塞婭絕對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簡單!
本著大膽假設,小心求證的原則,景繡決定好好的見見這個賽亞公主!
看到一身火紅色衣裝的塞婭手拿皮鞭,緩步走來,明媚的笑容,屈膝行了個清朝的禮節,“塞婭恭請皇后娘娘金安!給十二阿哥請安!”
景繡趕緊扶起塞婭,“塞婭公主請起!”
塞婭公主順勢起身,“皇后娘娘好漂亮啊!”
景繡笑了笑,她還記得,第一次見到塞婭的時候,是在巴勒奔的洗塵宴上!
當時,塞婭也是這么說的,她客氣了一句,“哪里,哪里!”
可是塞婭接著說了一句,“眼睛、鼻子、嘴巴都漂亮!”
一時間逗笑了很多人,雖然在21世紀,景繡也聽過這樣的笑話,但是真的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,那個時候,她還真有點懷疑塞婭是不是穿越來的!后來發覺,這只是一個巧合!
“公主也很漂亮!”
“沒有皇后娘娘漂亮!”塞婭一本正經的說,“皇后娘娘是塞婭見過的,最漂亮的女人!”
很質樸的稱贊,沒有什么成魚落雁,閉月羞花的形容,但是景繡相信她說的是實話,因為烏拉那拉·景嫻也是她見過的最漂亮的女人!
可是,誰也沒想到,塞婭這個時候看向永璂,“有皇后娘娘這么漂亮的額娘,怪不得十二阿哥也長得那么漂亮!”
景繡差點讓自己的口水給嗆到,這算什么?調戲永璂?
再看永璂,臉紅得能煮熟雞蛋了,就連耳朵也通紅通紅的!
塞婭咯咯咯咯的笑了起來,“十二阿哥好可愛啊!可惜,十二阿哥太小了,不然,塞婭一定要嫁給十二阿哥!”
永璂聽了這話,懸著的一顆心雖然放下了,但是對景繡的怨氣更甚了,若不是皇額娘不讓她走,她哪里用在這里這樣尷尬!
景繡幾乎可以斷定了,這個

Readme:第二書包網www.htdsyl.live)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,無需注冊即可下載,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!
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,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,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。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,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,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。版權聲明: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,與本站立場無關,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,請聯系管理員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


{elapsed_time}
女人干点啥小买卖